一球入魂 一念澄明

未演先轟動的電影《KANO》,果然一上映就締造票房佳績,口碑頻傳;與此同時,則有部分人雖少、聲音卻不小的抗議伴隨而至。令人好奇的是,《KANO》到底是不是一部「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的電影?還是抗議者對歷史與政治太敏感,實在是想太多了?

平心而論,就電影論電影,從編導鋪陳、場面氣氛,到運鏡剪接、演員表現,《KANO》的確是國片中罕見、質感不俗又好看的佳作。監製魏德聖也說,過去他的三部電影在族群問題上,從沒特別替誰說過話,都是用宏觀角度去理解時代下不同族群發生衝突的原因和問題,從不偏袒某個族群,而「他感覺抗議者應該還沒看過電影」。

不幸的是,如果心中早有定見(甚至是成見)的人去看了《KANO》,恐怕不但不會改變觀感,可能還會在心中坐實了原來的看法。因為,片中不但每到高潮就見到滿場飛舞的太陽旗,全片九○%以上都是日語發音(更別提魏導片中最擅長的那扣人心弦、優美動人的日語口白了),還有片中讓人印象深刻、正面形象的日本人如嘉農的鐵血教頭近藤兵太郎、興建嘉南大圳的工程師八田與一;而嘉農棒球隊威震甲子園的一九三一年,適逢嘉南大圳完工啟用,台灣南部農民歡欣鼓舞,就在前一年,則爆發了慘烈的霧社事件。這一切,充滿了歷史的對比糾結,卻也象徵著令人振奮的新生與期待,看在某些人眼裡,卻也可能會被視為歌頌日治時期的美好。

但有幸的是,更多觀眾從片中看到的是,青春無悔、追求夢想的熱血傳奇,是台灣囝仔挑戰不可能、反殖民支配命運的奮戰精神;尤其是全片體現了台灣人最熱愛、也最熟悉的棒球運動,那些激勵人心和逆轉勝的情節,彷彿帶領大家重回上世紀七○年代,那個從少棒串聯起三冠王,讓全民歡呼激動、熱淚盈眶、熱血沸騰的歲月!與其說魏德聖講的「美好年代」是狹義地歌頌日治時代,不如說是追懷那一段貫穿時代、拚鬥不懈的球場榮光! 從《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到《KANO》,可視為魏德聖的「台灣三部曲」(二導演一監製),三片主題都圍繞著不同程度的台日愛恨情愁。

有人說魏導很「分裂」,因為《海角》親日戀日,可是《賽德克》卻反日抗日;依此邏輯,這次《KANO》恐怕又會被說成是頌日愛日了吧!事實上,電影當然有著創作者的一種情感或理念投射,但觀眾才是真正的感受與評斷者。在美好年代中,依舊會有苦澀,在苦難歲月裡,當然也有夢想;《KANO》只是擷取了最純粹的一段追夢、勵志的棒球傳奇,和日治時代的政治壓迫、經濟剝削,是兩回事,因為和本片主題根本無關也無意去探究。

一球入魂,一念澄明!觀眾的腦袋是清楚的,讓歷史回歸歷史,政治回歸政治,電影回歸電影!

資料來源: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319003997-26060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