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不任性 看看富二代的店鋪怎樣玩收藏

有錢不任性 看看富二代的店鋪怎樣玩收藏
有錢不任性 看看富二代的店鋪怎樣玩收藏

富二代玩收藏其實不是新鮮事,但怎樣玩出格調玩出藝術范就有得講究了。收藏是“財”、“識”、“膽”的合一,今天的“富二代”先天擁有財富,後天有良好的教育,從小受寵,膽大過人,這些都讓他們擁有成為藝術收藏者的最好條件。

富二代,收藏為什麼?

中國有錢人的第一代都處於創業階段,他們的錢都用於資本擴充,或者停留在好車、好房子、游艇的消費上,還沒有邁入藝術的殿堂。“藝術品的春天不是今天,而應該是第二代富豪成長起來的時候”。

這群年輕人中國財富代際轉移大變局時代,在這場全球矚目的大變局中,財産的轉移只是其最耀眼的一部分,同步進行的還有深層價值觀的巨變與更新。他們用對藝術的愛好、對收藏的迷戀,接續財富、積累能量,參與重塑和再造中國品質社會新形態。

在這場三十年的財富變遷裏,無論成功失敗,這些年輕人都重又成為更新一代的階梯、鋪路石和標桿。以藝術和收藏為名義的未來,折射出的現實那樣鮮活有力,刺激攪和着過癮與多重可能性,殘酷中帶着溫度,冷暖各自知。

如今,這個圈子的藏家越來越多。二代收藏的一般邏輯是:父輩已是一代藏家,在收藏的跑道上,他們握住了父輩遞過來的接力棒。如果说辛苦創業的父輩往往把收藏當成一門生意,他們似乎偏向於將此作為歡愉喜愛。事實上,他們不太在乎收藏到底要花多少錢,他們不缺錢。換句話说,他們是功利心不強的藏家。

這些富二代從小生活優越,物質上的滿足已遠遠達不到他們的要求,再加上他們從小接受西方教育以及藝術熏陶,重視精神層面的需求以及滿足,在美學、藝術等知識領域上所受的熏陶比上一代多,在審美觀念中也比較有自己的見解。

這一代人高智商,做事有魄力,同時具備藝術的頭腦,再加上寬裕的經濟,喜歡收藏古玩的愛好,有投資的長遠理念。年輕人本身好冒險,可以说新時代的古玩投資市場是為他們而准備的,他們深深明白“富貴險中求”的道理,在藝術品投資的道路上有自己的智慧與見解,有自己的喜好與執着,大氣的心態使得他們在投資的過程中不會患得患失,反而在好心態的帶動下引領他拓展更大的市場。這一代新崛起的收藏投資領袖,可謂是“長江后浪推前浪”,是新時代收藏界殺出的一匹黑馬。

富二代怎樣收藏?

博覽會往往是很多人開啟藝術收藏的第一步。博覽會一次聚集數十家画廊,千百件作品,雖只短短數天,信息量堪稱巨大。

年輕收藏者不僅前往老資格的巴塞爾博覽會、風頭正勁的 Frieze 博覽會,上海新起的西岸博覽會也成為衆多新藏家的重要選購場所。

不僅如此,周大為、應青藍、包一峰、周穎這些藝術買手和推手們還在買的過程中發現了各自都有較佳的資源與優勢,於是他們 2013 年在上海發起成立了 Art021 博覽會。由於本身有着長時間的藝術購買經歷,他們非常注重藝術的購買體驗。讓藝術放下身段,不再以其表面的冷漠清高嚇走潛在的企業家或者貌似土豪,舒心地體驗藝術,直至開始動手購買,這是他們的重要追求。

拍賣行和畫廊理所當然是展開收藏的主要場所之一。如果說畫廊是類似專賣店的話,拍賣行就更像百貨公司。在拍賣行可以看到各種藝術風格流派、各個年代的藝術家的不同階段作品,雖然有圖錄的預熱、現場的觀摩,但真正“決戰”的時候往往只有多則幾分鐘、少則幾秒鐘的時間,很多在拍場馳騁多年的老江湖都會緊張不已。

然而這恰恰是來自台灣的林正的最主要收藏方式:“全球拍賣這麼多,總會找到一兩件作品是賣不出去的。所以我通過這種方式去找,如果有流拍的,我就直接跟拍賣公司去談。”林瀚初入行時也是通過拍賣行高價拍到曾梵志的作品而受到關注,陸尋則從來不在拍賣行買東西,雙年展、畫廊和博覽會是他的重點所在。

在拍賣場活躍了十幾年的周大為也在逐漸淡出,如今畫廊成為他主要的購買渠道,他甚至直接出資支持上海活躍的兩家藝術機構:LeoXu Project 和天線空間。周大為買了很多年輕藝術家的裝置和影像作品,他嘲笑着畫廊主和經理們:“基本上他們不會先給我挑作品,一般我買的作品真的是他們賣不掉的作品。”然而比很多畫廊老闆入行還要早的大為對生意之道也很清楚,他明白:“往往這些賣不掉的作品最后真的成為一件不錯的作品。”今天的周大為已經從老油畫走到了最先鋒藝術的領域,不僅徐震、鄭國谷、楊福東等當打之年的先鋒老將的名作被他納入囊中,最年輕的一代也成為他藏品的重要門類。

已經是收藏N代的吳亦深出身於中國最知名的收藏世家之一吳大徵、吳湖帆家族,作為他最早收藏的兩件作品,也是一件通過畫廊購買,一件是在拍賣場上買到的,其中一副伊秉綬的對聯已經成為他收藏的得意之作。10 年前吳亦深才剛剛大學畢業不久,一開始收藏就是當代、古代兩頭併進。

建立美術館無疑在經典的收藏理論看來是個人收藏最具夢想和挑戰的歸宿。然而,這一傳統觀點在年輕收藏者那裏的分化極為明顯。也許年輕收藏者注意到成都上河美術館的早生而遺憾夭折、瀋陽東宇集團東宇美術館的過早變現而錯過黃金時期,而國內運營較好的個人發起的藝術機構如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龍美術館、余德耀美術館等,既有各家特色與所長,也有各自的不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