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看世界… 癌童捐眼角膜 親簽器捐同意書 助兩人重見光明

七歲抗癌鬥士 抗病魔不喊苦

〔記者林惠琴/台北報導〕七歲,應該是享受童年的快樂時光,奕享卻因為罹患癌症,在醫院忍受痛苦療程,天天在對抗病魔中度過,但小小年紀的他從不喊苦,甚至決定萬一自己不在了,要將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今年一月他到天上當小天使了,他那一雙眼睛的眼角膜,成功讓兩個人重見光明,遺愛人間!

  • 年僅七歲罹患癌症的奕享,親自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勇敢捐出眼角膜幫助他人重見光明。(家屬提供)年僅七歲罹患癌症的奕享,親自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勇敢捐出眼角膜幫助他人重見光明。(家屬提供)
  • 年僅七歲罹患癌症的奕享,親自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勇敢捐出眼角膜幫助他人重見光明;奕享的父親說,奕享因為化療頭髮掉光,但無懼於別人的異樣眼光。(家屬提供)年僅七歲罹患癌症的奕享,親自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勇敢捐出眼角膜幫助他人重見光明;奕享的父親說,奕享因為化療頭髮掉光,但無懼於別人的異樣眼光。(家屬提供)

奕享的父親表示,奕享六歲時,頸部出現如同蚊子叮咬的紅色腫塊,陸續到兒童血液腫瘤科、耳鼻喉科就醫,隔年確診是肌上皮癌、惡性類橫紋肌肉瘤,雖然接受化療、電療一度使病況獲得控制,但不久之後仍因為腫瘤擴散復發,醫師評估情況不樂觀,要家屬做好心理準備。

年初去當小天使 遺愛在人間

面對死亡陰影,奕享的父親不斷調適心情,有一回在成大醫院不經意看到了器捐相關資訊後,決定詢問兒子的意願;但從拿到這本說明器捐究竟是什麼的兒童繪本《小麥熊的心願》,到實際鼓起勇氣打開繪本給兒子看,卻足足隔了兩個月的時間,直到去年底,終於向奕享開口說了這個故事。

化療光頭 無懼別人異樣眼光

奕享聽完故事後,忍不住問了父親:「器捐會痛嗎?」奕享的父親解釋:「就像阿公離開的時候一樣,我們叫他都沒感覺,所以不會痛。」於是奕享勇敢地下了決定:若是有一天用不到器官了,願意捐給其他有需要的人。然後,親筆簽下器捐同意書。

奕享的父親曾帶奕享去過很多地方,甚至家人都有環島的回憶,奕享覺得自己獲得很多了,從來沒有抱怨抗癌苦楚,就算化療後,頂著光頭上學,也無懼別人異樣的眼光,活潑、積極的性格,讓他很以兒子為榮,也希望奕享眼角膜的受贈者能好好照顧自己,用新視野迎接新人生!

近期國內器捐人數逐漸成長,從二○一三年的二○二名增至去年的二九○名,受惠人數也從七六八例增至一○四四例。台灣在一九八七年就實施人體器官移植條例,成為亞洲第一個有器官移植法律的國家,迄今累計已有四千三百餘名器捐者,其中,七歲以下的器捐者不到十例,現在有約卅名孩童正在等待換腎,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執行長江仰仁指出,正規劃未來讓小孩優先捐給小孩,但仍待凝聚醫界共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