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盧原少棒來台移訓 富邦盃溫馨交流

南韓盧原國小少棒隊來台移訓,返國前最終站受邀與2018富邦盃少棒邀請賽冠、亞軍隊伍打交流賽,28日首場與亞軍台東縣豐田國小交手,盧原第6棒朴悧元(右)有全壘打表現,與豐田余政陽也有溫馨小互動。(富邦提供)中央社記者謝靜雯傳真 107年1月28日南韓盧原國小少棒隊來台移訓,返國前最終站受邀與2018富邦盃少棒邀請賽冠、亞軍隊伍打交流賽,28日首場與亞軍台東縣豐田國小交手,盧原第6棒朴悧元(右)有全壘打表現,與豐田余政陽也有溫馨小互動。(富邦提供)中央社記者謝靜雯傳真 107年1月28日

(中央社記者謝靜雯台北28日綜合報導)南韓盧原國小少棒隊來台移訓,最終站在富邦盃少棒邀請賽打兩場交流賽,今天與富邦盃少棒賽亞軍豐田國小交手,實力雖有落差,選手卻有溫馨小互動。

盧原國小少棒隊2013年成立後,陸續在南韓國內比賽中有好成績,南韓冬天氣候寒冷,球隊家長自費讓小球員到台灣移訓約1個月,球隊返國前最後一站,受邀與2018富邦盃少棒賽冠、亞軍隊伍高雄市中正國小、台東縣豐田國小各打1場比賽。

盧原總教練姜尹中2001年曾來過台灣,這次以總教練身分率隊來台,他表示台灣氣候宜人,接觸到的教練、球員、行政人員都非常親切,讓球隊可以安心的在台灣集訓。

今天首場比賽與豐田國小交手,盧原先發打線第6棒朴悧元賽前練習時遭反彈球打中下巴,帶傷上陣不影響表現,盧原首局先拿1分,但下半局豐田一陣猛攻,單局攻下10分,朴悧元2局敲出陽春砲帶起球隊氣勢,盧原靠著接連保送、安打,單局追回4分。

兩隊實力有些懸殊,豐田全場敲出11支安打,黃錦豪單場3安都是長打,首局第2次打擊機會敲出滿貫砲,單場貢獻7分打點,豐田首局攻下10分,2局拿下5分,4局打完就以15比5、提前拿下比賽勝利。

盧原此次來台集訓地點就是在台東,先前也曾與豐田打過交流賽,這是首度打LLB少棒賽制比賽,姜尹中表示:「豐田實力非常堅強,讓我見識到台灣小學生打擊的實力,團隊守備也相當出色,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

朴悧元2局開轟,賽後提到,「我上場打擊時,豐田捕手(隊長余政陽)還拍拍我的肩膀,幫我加油,讓我覺得很開心,也很驚喜」;訓練之餘,盧原教練昨天也帶著球員們到士林夜市玩,朴悧元點名最喜歡的台灣食物是雞排和西瓜。1070128

廣告

鼓勵多語種交流的日本國際學

New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Japan希望學生使用一種以上的語言交流,認為社交能力和國際化視角比學習語言更重要。

學生們在聊天,但兩位老師都沒有干涉。只要是領教過日本靜得掉根針都能聽得到的沉悶課堂的人,都會對這樣的景象感到無比嫉妒。

一個同學用英語對另一個同學說:「這看起來不對。把這個詞換掉怎麼樣?」另一個同學用日語說:「要不把這些圖片放大一些,方便演示?」

這些9歲到11歲的孩子們夾雜着日語和英語進行協作,這是日本東京New International School of Japan的日常景象。校長史蒂文•帕爾(Steven Parr)表示:「如果你去其他國際學校參觀,你會發現有些學校會貼出『說英語』的告示。規定學生可以使用何種語言是很常見的。通常他們會要求『只有在日語課上才能講日語,其他時候都要講英語』。」

在帕爾的學校里則不是這樣,70%的學生來自異國結婚的家庭或外國家庭,學校鼓勵跨語言化:同時使用一種以上的語言。帕爾說:「語言是表達的工具。孩子們可以用任何語言思考、表達和研究問題。」會英語能夠帶來一種優勢,在有能力讓自己的孩子具備這一優勢的父母中,將孩子送到國際學校是非常流行的做法。

英国
英伦富裕阶层缘何热衷英汉双语教学?

虽然与英国人劝说他人学习英语的传统格格不入,但英国富裕家庭对中文教育的热衷之情,已经迎来了“全盛期”。

日本人的英語水平較低。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IMD)編製的63個國家語言技能排行榜中,日本排名第59位。英語國際學校的學生人數今年達到12452人,較五年前增加了27%。

然而,隨着越來越多的家長意識到,在一個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只講英語是不夠的,所以像New International提供的那種全面而多種文化的教育方式日益受到青睞,New International的收費是日本私立學校的4倍。諮詢公司高級經理Akihiro Nojiri說:「我們逐漸認識到,真正的國際化人才必須母語和英語同樣熟練,而且要對多種文化有深刻理解。」

英国
英伦富裕阶层缘何热衷英汉双语教学?

虽然与英国人劝说他人学习英语的传统格格不入,但英国富裕家庭对中文教育的热衷之情,已经迎来了“全盛期”。

帕爾在日本的另一所國際學校工作後渴望嘗試新的教學方法,於是在2001年創立了New International,招收從幼兒園到中學的學生。它的暑期學校接受來自中國、新加坡和美國的申請。New International也符合日本政府培養「全球人才」的政策目標——日本正在努力應對人口日益老齡化和縮減帶來的局限性,以及向海外尋求未來增長的需求。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父母們把孩子送到New International這樣的學校,嚴格來說違反了日本的教育法,後者要求家長把孩子送到《第一條》(Article 1)規定的日本普通學校。把孩子送到國際學校里的日本父母往往接到教育委員會的電話,問他們的孩子為什麼沒在日本學校里就讀。

Mizuki Hirai及其妻子Ayumi就是這樣的一對夫婦,他們的兩個孩子(分別為10歲和7歲)就讀於New International。

Ayumi表示:「不是我反對把孩子們送到《第一條》規定的學校。即使有人認為我沒有為孩子們提供義務教育,我仍然確信他們在接受的是優質教育。」她的丈夫對此表示同意,他說:「我們的大兒子有一位會講日語、英語、韓語和中文的韓國朋友。我們本來希望他會提高英語水平,但是他受到他的朋友的激勵,學習了韓語。這跟我們設想的不一樣,但它仍然是國際性的。」

New International熱衷於強調,英語並不是開發全球人才的終極要義。帕爾表示:「語言技能可能很重要,掌握兩種或兩種以上的語言顯然很棒。我認為,社交能力、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的能力也(很重要)。」他說,學校的多年齡學習環境有助於磨練這些技能。課程包括三個年級的學生,年齡較大的學生幫助年輕的學生。他們一旦升了一年,就會回到最下面一級。這樣做的目的是讓學生為不同時期承擔不同角色的職業做好準備。

學校還採用了跨學科學習方法,避開了日本備受批評的填鴨式教學。在為期12周的學期初,會確定一個主題,在一個學期內,學生學習各種不同學科。比如說,如果主題是水,那麼他們會通過測量降雨來學習數學,以及學習與水相關的漢字。16歲的Minako Yamamoto在進入New International學習之前在一所普通小學呆了三年,她說:「日本的學校往往讓你背一個明確的答案,而這所學校不會這樣。如果你還沒了解學習的樂趣,就被告知要背一個答案,那會讓你討厭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