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綿寶寶之父過世 粉絲:比奇堡撐起童年

知名卡通「海綿寶寶」原作者史蒂芬海倫伯格因漸凍人症過世。(圖取自twitter.com/enews)
知名卡通「海綿寶寶」原作者史蒂芬海倫伯格因漸凍人症過世。(圖取自twitter.com/enews)

(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洛杉磯27日專電)知名卡通「海綿寶寶」原作者史蒂芬海倫伯格因漸凍人症過世,享年57歲。許多美國年輕人上網哀悼,懷念童年那個樂觀、友愛與想像力馳騁的「比奇堡」世界。

史蒂芬海倫伯格(Stephen Hillenburg)去年3月發出聲明,坦言罹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症)」;歷經一年多與病魔對抗,卡通頻道「尼克電視台」(Nickelodeon)今天證實海倫伯格去世。

尼克電視台在新聞稿上表示:「史蒂芬為海綿寶寶注入了獨一無二的幽默感與純真善良,在各地為眾多家庭與幾代孩子們帶來歡樂。他原創的角色與比奇堡(Bikini Bottom)世界,將永遠提醒世人這樣的價值:樂觀、友誼、不設限的想像力。」

電視台在推特上,特別用黃色愛心符號,邀請粉絲為海倫伯格的一生與作品默哀。底下網友回覆,滿滿都是海綿寶寶與派大星哭泣畫面,粉絲說「比奇堡會永遠留在這個世上」。

海綿寶寶開播至今近20年,主角正向樂觀的性格,陪伴許多人從小孩長大成人,有人說:「謝謝你海倫伯格先生,為我們帶來這麼多的回憶與笑聲,在我人生一些最艱難的時刻,你幫助我微笑度過。」

網友貼出小時候的照片說:「回到1999年,這塊黃色小海綿改變了我的人生。他變成我的朋友,教我學會獨立,教我接納自我以及什麼是快樂。謝謝你史蒂芬海倫伯格先生。」

娛樂媒體E! News以海綿寶寶的用語向海倫伯格致敬:「RIP海倫伯格先生,謝謝你創造海綿寶寶,全世界的美味蟹堡都應該屬於你的。」

這個充滿想像力,陪伴全世界許多孩子長大的卡通世界,其實是創作者兩大愛好的結合。

海倫伯格大學主修天然資源規劃,專攻海洋生態,畢業後在加州達納角的海生館擔任教師,也是在這段時間,他運用自己的藝術天分與對海洋的熱愛,發展出一套說故事的教學法,海綿寶寶等比奇堡居民們在此孕育而生。

他後來進入加州藝術學院,進修實驗性動畫,1992年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同年以短片動畫作品「蟲洞」在加拿大的渥太華國際動畫影展獲獎,接著進入卡通頻道擔任幕後工作。

海綿寶寶(SpongeBob SquarePants)1999年在美國開播,近20年間播出約250集,收視遍及全球170個國家、配音24種語言。周邊商品與玩具不計其數,曾有報導指出,商品銷售每年為卡通頻道賺進80億美元。

探究海綿寶寶走紅原因,就跟「辛普森家庭」或更早「摩登原始人」一樣,獲得跨世代的喜愛。不只孩童喜歡看,海底世界的幽默笑點、反諷雙關也深受大學生、成年人欣賞。

「喔~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片頭音樂耳熟能詳,主要角色海綿寶寶、派大星、章魚哥、蟹老闆等海洋生物,個性鮮明,比奇堡是海底的城市裡有蟹堡王餐廳、鳳梨屋,而美味蟹堡的秘方永遠是爭奪焦點。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職籃NBA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都曾表示自己海綿寶寶的粉絲。

科學家警告:昆蟲大量消失,地球巨變正悄悄發生!

1539759393-8022-153968079169340f862284e

地球可能正在悄悄發生我們未曾注意到的巨大變化!

一項長期的科學研究提出了這個驚人的觀點。昨天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最新報告指出,地球上的昆蟲正大量減少,全球各地都處於危機之中,一些科學家已對此感到非常的震驚和不安。

熱帶雨林的昆蟲正大量減少

2014年,來自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和倫敦大學的國際生物學家團隊在《人類世的墮落》報告中估計,在過去的35年中,甲蟲和蜜蜂等昆蟲數量已經減少45%;去年,荷蘭內梅亨大學的一項研究指出,從1989年開始的27年間,德國自然保護區內的飛蟲生物量減少了76%。

紐約倫斯勒理工學院生物學家布拉德福德·利斯特,與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生態學家安德烈·加西亞一起,自上世紀70年代就開始研究波多黎各雨林的昆蟲。波多黎各被稱為迷人的島嶼,而島上的雨林更是迷人的森林,受到了很好的保護。那時青蛙和鳥兒在翠綠的林子裡歌唱,蜘蛛、蜈蚣在植被上忙碌,蝴蝶翩翩飛舞,飛蛾、蚱蜢、蜥蜴等到處可見。

但40年後,當他們重返波多黎各的時候,雖然森林依舊,裡面的鳥兒和昆蟲卻少了很多。研究人員用同樣的方法測量雨林的生物量,結果表明,很多動物的數量都大幅度減少了,地面掃網收集的節肢動物只有原來的四分之一到八分之一,地面和森林冠層通過粘膠收集的昆蟲甚至降到了原來的1/60!

1539759400-9667-153968079173961ffbaa2d2

熱帶雨林食物鏈正從底部崩潰

研究人員也對一些以昆蟲為食的動物進行了調查,結果表明,這些動物也大幅減少甚至消失了。一種安樂蜥屬專吃節肢動物的蜥蜴,生物量下降了30%,部分種群甚至完全消失;青蛙和鳥類大量消失,只有原來的50%,吃蟲子的波多黎各短尾鴗則減少了90% ,幾乎完全消失。

然而,一種吃水果和種子的鳥類——紅鵪鶉的數量則保持不變,這讓科學家們不得不把蜥蜴、鳥類、青蛙等動物的減少和昆蟲的減少聯繫起來,得出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熱帶雨林的食物鏈可能正在從底部崩潰!

1539759392-2077-15396807917072165ee09f5

那麼,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2017年,在對德國保護區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將其歸因於殺蟲劑的使用和棲息地的消失,但波多黎各殺蟲劑的使用在1969年後反而下降了80%,科學家們因此認為罪魁禍首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全球氣候變暖。

根據此前的研究,波多黎各雨林的平均氣溫在40年間上升了2.2攝氏度。由於熱帶昆蟲生活在狹窄的溫度範圍內,無法調節自己的體溫,很難適應這種溫度的變化,導致數量大量減少。與此同時,利斯特和加西亞也對比了2014年他們在墨西哥查梅拉-庫伊斯馬拉保護區進行的同類研究,在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30年時間裡,該保護區平均氣溫上升了2.4攝氏度,昆蟲等節肢動物的生物量應聲而降,僅剩原來的八分之一。而佛蒙特大學斯科特·梅里爾的研究則指出,在離赤道更遠的溫帶地區,昆蟲適應的溫度範圍很廣,因此農業的害蟲反而會隨著溫度升高而增加。

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植物需要蜜蜂等昆蟲授粉才能繁殖,而很多昆蟲則以腐肉、腐爛的植物為食,如果這些動物大量消失,很可能會破壞熱帶雨林的底層食物鏈,導致植物物種的滅絕。

1539759392-6830-1539680791876b1404d58b3

這項調查結果支持最近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出的警告,該警告稱,如果全球氣溫升高2攝氏度,將帶來嚴重的環境威脅。波多黎各雨林與其它一些熱帶地區一樣,科學研究區域已達到或超過平均2.0攝氏度的闞值,研究發現的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

大自然對氣候變暖的反饋已經傳遞給了人類,何去何從,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好好思考了。

日本再傳海豚人工繁殖成功 盼取代野外捕獵

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禁止驅獵海豚一事,遭到國內各機構的反彈。然而,逐漸有水族館成功在人工環境下繁殖海豚,成為了業界的新希望。

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JAZA)飽受國際反捕鯨輿論批評,因此在2015年禁止驅獵海豚。但由於人工繁殖海豚仍相當困難,許多飼養海豚的機構在禁令一下達後,便陸續退出JAZA。儘管如此,日本國內仍有少數經由人工繁殖成功的案例。

最新一次的案例,是位於長崎縣佐世保市九十九島的水族館「海KIRARA」,透過人工授精,讓該館寬吻海豚「妮哈」在9月27日早晨產下雄性嬰兒。這是該水族館首次有海豚分娩,也是日本全國第4次、九州地區首次成功繁殖海豚。該館的川久保館長安心地說:「我們終於突破了一道大難關。」

九十九島水族館「海KIRARA」曾打算讓妮哈以及同一間水族館的母海豚「娜米」(日語「波浪」之意),透過自然交配的方式受孕,但最後打消了這個念頭。去年9月,館方接收了神戶市須磨海濱水族公園的雄性海豚的精子,成功讓妮哈受孕。娜米也藉由愛知縣水族館雄海豚的精子受孕,預計將會在本月下旬分娩。

妮哈在25日早上,體溫便下降,顯示出即將生產的預兆。直到26日,她都在表演海豚秀。分娩當天,在7位職員嚴陣待守之下,過了清晨6點(以下皆為日本時間),就能看到嬰兒的尾鰭從母體探出來,並在7點52分產出。體長約1.1至1.2公尺的嬰兒一出生,便開始緊偎著母親游泳。目前館方正在募集嬰兒的名字。

之所以能繁殖成功,川久保館長提出3大要點,分別是:(1)參考糞便等的性荷爾蒙濃度,讓母海豚在排卵日前1天受孕;(2)讓海豚接受訓練,使其可以承受內視鏡的插入;(3)獲得了其他水族館與研究者的協助。

三重大學研究所的吉岡基教授說:「和自然交配相較,人工授精對母體的風險較大,但這也是水族館補充海豚個體數的一個方式」。飼養海豚的機構相關人士,將在水族館中繁殖海豚,視為今後取代野外獵捕的希望。

哈佛MBA畢業生薪水公布,第一年就能拿16萬美元

頂級商業學院的學費和畢業生薪水一樣令人高攀不起。

根據哈佛大學最新公布的畢業生就業報告顯示,2018年,哈佛大學MBA畢業生第一年薪水的中位數為16028美元,比去年的154750美元,成長3.6%。

報告稱,成長的主要原因是因為2018年基本工資中位數,普遍上漲了5000美元,從13.5萬美元成長到14萬美元。並且,獲得補助獎金的畢業生數量,也有所成長。今年,約有65%的畢業生獲得入職獎金,中位數達到2.5萬美元。

人們常常認為,商學院的人才都志在金融產業工作,實際上,他們的選擇頗為多元。根據哈佛對2020級畢業生的就業傾向調查顯示,只有6%的畢業生選擇進入避險基金領域,該產業的薪水中位數高達211050美元,其中起薪通常是15萬美元,另有3.5萬的簽約獎金。25%的人選擇諮詢領域,其薪水之中位數也遠高於整體中位數,為175800美元,起薪是15萬美元,還有2.5萬美元的簽約獎金。

想要獲得這樣的薪水水平,競爭還是相當激烈的。去年,在9866位申請者中,哈佛僅接受了1085位,錄取率約為11%。Poets&Quants採訪落選者後發現,實際上,剩下的8781名申請人也相當優秀。

每年哈佛商學院的畢業生報告,都是MBA圈內中的大事,各家商學院也都會暗中較勁,看看誰的畢業生的薪水最高。哈佛的表現要遠遠超過其他商學院,比如今年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畢業生,第一年薪水中位數雖然也比去年成長3.5%,但總額為149750美元,比哈佛低。但哈佛也不是沒有對手,它偶爾會被史丹佛商學院追上甚至超過。今年,該校尚未公布畢業生就業報告,但參考去年史丹佛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薪水為180284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16萬美元的畢業生薪水是中位數而非平均數,這也更能證明畢業生薪水的真實狀況。此外,這一數字並不包括股權獎勵和績效獎金等。

哈佛表示,該校商學院95%的畢業生,在畢業後三個月內便能獲得工作機會,89%的學生能夠正式入職。而他們認為,兩個比例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因為能力不足,而是因為畢業生們太挑了,願意等待更「完美」的機會。

與沃頓等商學院畢業生不同,湧進金融領域的哈佛畢業生比例,反倒有所下降,僅占29%,比去年下降2個百分點。而15%的畢業生就職於風險投資相關產業及私募股權等公司,比一年前的18%相比,有所下降。就職於投資銀行、銷售和交易類公司的數量,佔比為6%,比2017年增加1%。進入投資管理公司和避險基金的比例為6%,與去年持平。而其他類型的金融服務公司招募了2%的畢業生,相對去年同期上漲1%左右。